客服电话:400-960-8280

当前位置: 首页> 财经热点> 新闻> 地方融资平台濒危 国通信托“方兴309号”逾期

地方融资平台濒危 国通信托“方兴309号”逾期

来源:中国经营网2019-03-20 07:13:24阅读量:2126次

内容摘要:3亿元政信信托产品违约,牵出了地方城投和金控集团资金链之虞。

3亿元政信信托产品违约,牵出了地方城投和金控集团资金链之虞。

近日,投资者透露称,“方正东亚·方兴309 号韩城城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(以下简称“方兴309号”)到期未兑付,已实质性违约。信托公司相关人士透露,该信托产品所募集资金规模为3亿元,但目前到账仅3000万元。

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调查发现,信托产品融资人韩城市城市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“韩城城投”)和担保人韩城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韩城金控”)近年来融资规模快速增加、负债不断上升,韩城城投更是面临着业绩下滑和流动性紧张的窘境。

此外,在融资方面,韩城市不仅为信托产品等出具资金承诺函等“三件套”担保,还曾在地方债务举借上遭审计署通报违规。

3亿信托违约

据了解,“方兴309号”于2017年4月至7月之间,陆续发行了10期,募资规模总计3亿元,产品期限为18个月,预期年化收益率在6.5%~6.8%之间。

“截至目前,到期规模21180万元。”国通信托方面回应称。

据了解,该产品的受托管理人为方正东亚信托有限公司,现已更名为“国通信托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为“国通信托”)。

“前几天刚到账3000万元,但由于只是到账部分款项,目前还在安排信托利益分配方案。”国通信托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融资方后续的还款计划也已经给到他们。

记者获悉,该信托产品的融资人为韩城城投,资金用于向韩城城投发放信托贷款,贷款资金用于韩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。

项目的还款来源包括韩城城投经营收入,韩城金控经营收入,同时韩城金控为信托产品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。

韩城城投是陕西省韩城市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。担保方韩城金控则注册成立于2016年3月1日,其注册资本为10亿元,实缴资本3亿元,由韩城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出资。据介绍,“韩城金控是在金融和实业两个方面进行投资的资本运作平台”,其主要负责资本运作及资产管理、股权投资及管理等业务。工商资料显示,韩城城投成立于2005年7月8日,注册资本53612.4万元。韩城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、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86.44%、3.56%。

针对“方兴309号”违约一事,韩城金控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“还款安排已经有了,我们不接受电话采访,建议你们联系城投公司。”韩城城投则表示已收到采访需求,承诺会尽快回复,但截至发稿未作出回应。

至于信托产品违约的原因,国通信托方面回应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“因国家金融信贷等相关政策变化,韩城城投出现了一些流动性问题,所以出现逾期。”

央行征信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10月11日,韩城城投的债务余额为47.0945亿元,担保余额是36.78亿元。其融资方式主要包括银行授信、发债、融资租赁、信托等。

国通信托方面认为,从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来看,韩城城投目前短时期出现流动性问题,但企业经营正常。“截至2018年6月30日,公司净资产116.38亿元,加上历年来韩城市政府的大力支持,可以支撑上述债务。”

颇为值得注意的是,韩城城投自身的经营业绩已开始下滑。该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9.45亿元,同比减少5.85%;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-1.62亿元,去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-1.23亿元,亏损同比增加31.63%。

韩城金控发行多只信托产品

韩城城投出现流动性问题的原因是什么?记者注意到,在城投平台违约的同时,韩城市正在强调“把金融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工作作为当前的重中之重”。

12月2日,韩城市金融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三次周例会。韩城市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张喜指出,“我市在不断追赶超越、加快发展,支持培育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,容易因支出叠加、部分资产未闭环等因素,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。”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了解到,韩城市财政局、韩城城投公司、韩城金控公司等负责人均出席了上述会议。

上述所言“不断追赶超越、加快发展”,应是始于韩城市2015年初提出的“三年千亿产业振兴计划”。

可从历届丝博会的招商数据可见一斑。

根据公开报道,2016年,韩城市在丝博会上共签订84个项目,总投资达1055.9亿元;2017年签订项目150个,总投资1692.1亿元,引进资金1444.6亿元;2018年签订项目达209个,总投资2109亿元,引进资金1602亿元。上述项目主要包括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、产业园项目、金融特色小镇项目。

韩城金控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,同一时期成立的还有融资再担保公司、基金公司、融资租赁公司、大宗商品交易中心、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等金融机构和交易平台。

事实上,韩城市千亿“追赶超越”的“快跑”过程中,阵痛正逐渐隐现。

作为韩城市唯一的地方融资平台,韩城城投负债率、融资规模同步大幅增长,也的确面临着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。

据记者梳理,在融资方面,韩城城投分别于2016年10月20日和2018年3月23日发行公司债券(“16 韩城投”“16韩城城投债”)和私募债券(18韩投01)各10亿元。

2015年至2017年,韩城城投的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,分别为29.86%、48.24%和57.31%。韩城城投融资规模迅速增加,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分别为17.18亿元、65.70亿元和93.36亿元。

此外,2018年上半年,韩城城投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45.31亿元,2017年上半年为71.52亿元,同比减少36.65%;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合计-10.21亿元,2017年上半年为-15.74亿元,均为负数。

除韩城城投发行的“方兴309号”之外,韩城金控今年以来也发行了多只信托产品,比如“百瑞信托·富诚68号韩城金控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“光大兴陇·弘远10号韩城金融控股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等。上述信托产品均由韩城城投作为担保方。

“我们和韩城城投都是国有的企业,双方有业务合作。”韩城金控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相关融资和担保业务都是合规开展的,不过对方未透露具体的合作和担保情况。

曾被审计署通报

“快跑”背后不仅是负债的大幅增长,监管部门还曾直指韩城市地方政府债务存在违规举借的问题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注意到,此次违约的“方兴309号”,也得到了财政局资金承诺函等文件支持。

根据该信托产品安排,“由韩城市财政局出具资金承诺函,明确若韩城城投不能按时偿还本笔信托贷款及利息,韩城市财政局将安排财政资金对韩城城投予以全额补助,专项用于偿还本笔信托贷款本息。”

一位此前“踩雷”某政信信托产品的投资人表示,“当时买产品的时候是当作政府债务来购买的,主要是有‘三件套’(财政局文件、政府文件、人大文件)来做担保。”

实际上,中央政府一再出文规范,严格将平台债务与政府信用相剥离。与此同时,早在2016年7月11日,韩城市人民政府网就曾发布一则通知明确指出,地方政府债务已纳入政府财政预算,韩城城投不再承担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职能。

对于财政局承诺函等“三件套”担保是否合规,信托公司为何接受承诺函等问题,国通信托表示公司需要做进一步调查再作答复。

无独有偶,国家审计署曾通报韩城市地方债务违规举借的问题。

2017年12月8日,国家审计署通报,陕西省韩城市违规举借政府性债务3.57亿元。

据审计署公告称,2017年1月至7月,韩城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、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等4个部门向韩城市城市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和韩城市旅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借款3.57亿元,用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古城基础设施建设等支出,形成政府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3.57亿元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截至2018年6月30日,韩城市城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、韩城市国土局、韩城市交通投资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、韩城市旅游投资有限责任公司、108国道工程指挥部等向韩城城投借款合计16.72亿元。这一笔借款是否为政府债务,与审计署所通报的“3.57亿元债务”性质有何不同?

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地方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形式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继续通过融资平台公司、银行贷款、债券类融资工具、信托、保险、资管产品等方式替政府融资,靠政府担保或资金偿还;另一类是以不合规的PPP、政府投资基金、政府购买服务来变相举债。

就信托产品违约的原因、后续还款计划、韩城市“追赶超越、加快发展”与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关联、地方政府债务等相关问题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先后以致电、发送电子邮件等方式采访韩城市财政局、韩城城投和韩城金控,但截至发稿时暂未获得回复。

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展。

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官网